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秦安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6:26:1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秦安白癜风医院,临武白癜风医院,滨州治白癜风的中医,北京白癜风便宜的是哪,建始白癜风医院,渭南白癜风医院,临邑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开元寺周边乞丐扰人 谁来管?

核心提示

开元寺是我市著名旅游景点,每天都吸引不少游客前来观光。然而,一些乞讨人员经常徘徊在开元寺周边向游客伸手要钱,让人不堪其扰。特别是每月农历廿六的勤佛日,游客、香客众多,职业乞丐们更是闻风而动,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开元寺周边,他们强乞、尾随、纠缠信众,打破着和谐的勤佛画面。近日,记者就此进行了走访。

现象一:

走访

打起游击 夹杂在人群中乞讨

4月22日是勤佛日,7时许,记者来到开元寺,西街、新华西路已被各种摊点占据。西街路面正在改造,显得更加拥堵。此时,不少乞讨人员夹杂在拥挤的人群中。据介绍,开元寺从上个月开始,禁止乞讨人员进入,因此这些乞讨人员就在街边打着游击。记者发现,乞讨人员中,有四肢健全的男女,也有残障人士。

  

开元寺西门外聚集着多名职业乞丐 (林劲峰 摄)

在开元寺紫云屏处,一名双手截肢的男子,怀抱着一名三四岁大的男童坐在路边,摇晃着手中的塑料碗,嘴里念念有词。在开元寺南门右侧,一名上下肢都有残疾的乞讨人员,趴在一块可滑行的木板上,不时仰着头渴望着过往香客给点钱。在新华北路开元寺西门,一名男子抱着一名女子躺在路边乞讨。

现象二:

讨不到钱

竟对游客骂骂咧咧

开元寺西门是旅游团的主要出入口。几名乞丐装扮的男女端着小碗,背着布袋在门前转悠。看到有人来到大门口,他们就会围上去,在游客周边徘徊周旋,以引起注意。记者发现,大部分游客都会转头回避,或者直接视而不见,直至乞讨人员无趣离开。

  

尽管开元寺大门外立着“禁止乞讨”的标志,但仍然禁止不了乞讨人员。(林劲峰 摄)

门口一名保安告诉记者:“有些乞讨人员常驻此地,如果游客不给,他们就会知趣离开寻找下一个目标。有些只有勤佛日当天才来的乞讨人员,经常会无理地死缠着游客不放。”在人群中,记者发现一名拄拐的老年人,直接伸出一只手找游客要钱,若是不给就对游客骂骂咧咧。

现象三:

偷溜进寺

既强乞又随地小便

据了解,开元寺除了两个大门外,还有多扇平时鲜少有安保人员管理的小门。当天11时许,一名乞讨男子来到新华北路的侧门,看到四下无人,便不紧不慢地进入寺庙。为了一探究竟,记者一路跟随。男子沿途不停向游客香客乞讨,一名女游客左右躲闪才得以逃脱,有名男童则被吓哭,赶紧躲进母亲怀里。

  

乞讨人员溜进寺院内乞讨,香客受惊吓躲避。(苏凯芳 摄)

在戒堂前,男子穿过进香人群挤到贡品桌前,大手一伸将桌上的一些贡品装进自己的编织袋里。旁边的志愿者见状上前劝阻,男子依旧拿个不停。随后,男子又径直朝着西塔的方向走去,其间突然停了下来,原来他竟然要在草丛中小便,其身后则是人来人往以及正在吃斋面的信众。

很快,男子的行踪被开元寺的劝导义工发现,义工立即将其劝离。

在吃斋面位置,一名身着破旧中山装的白发男子引起义工注意,该男子拿着一个塑料罐子来回打着斋面,声称自己不是乞丐,只是在帮朋友打斋面。他从袋子中再次拿出一个塑料罐子,打算再去装面,但遭到义工制止。义工小黄说:“这名男子装的面足够十几个人吃。斋面虽然免费,但并不是专为某个人提供的。”该男子离开寺庙后,记者在大门位置再次遇见他,此时,声称不是乞丐的他正拿着碗围堵游客要钱。

声音

职业乞丐影响寺院秩序

开元寺首座释法一说,每月勤佛日进出寺院的香客游客有三四万人次,年末与年初人数更多,大量乞讨人员和无序摊点影响寺院的正常秩序。在开元寺门口维持秩序的一名保安告诉记者:“每个月的勤佛日,泉州的职业乞丐都会倾巢出动聚集此处,有五六十人之多。” 据了解,乞讨人员对于开元寺十分了解,有多少出入口,哪天的香客最多,他们都了然于心。有的乞讨人员在开元寺行乞有四五年之久。

开元寺志愿者小黄告诉记者,在门口行乞的大都是有组织的。“开元寺门一开,他们就会三三两两聚集过来,下班时间一到,他们就收拾好东西乘公交车离开。我有好几次在公交车上遇到这些人,他们大部分来自安徽和河南。部分外省的行乞人员常会利用农闲时到泉州行乞。有些人看到老乡在外有钱赚,也就跟着来到泉州。”

原标题:开元寺周边乞丐扰人 谁来管?

  

部分香客出于怜悯会拿钱给乞讨人员 (林劲峰 摄)

“当义工人员上前了解情况或者表示愿意提供帮助时,这些人往往会迅速逃离,或者笑着婉拒。”小黄认为,开元寺的乞讨人员都是职业乞丐,一天的收入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。

寺院周边环境有待改善

记者看到,开元寺大门位置已经围起护栏,并放置了“严禁寺内乞讨、算命”的警示标志,在志愿者的引导下,原本聚集在通道的行乞人员都离开了。释法一告诉记者:“从3月份开始,为了维护寺内形象,我们对寺内的乞讨人员,以及算命、卖水在内的摊点进行劝离,劝离的乞讨人员有三十多人,摊点有七八十处。”

在勤佛日当天,寺庙内的僧人、志愿者、保安等会不间断巡逻,发现有乞讨人员及摊点出现就立即将其劝离。因为寺院进不去,许多乞讨人员便转战至开元寺周边,但不乏乞讨人员或小摊贩趁着保安不注意偷溜进寺院。

“目前寺院内的管理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,今后,我们会将劝离行动常态化,营造一个舒适安静的寺院环境。”释法一说,寺院周边违规摆摊设点一直影响着开元寺的形象。勤佛日当天,西街的摊点、人流、车流加上混迹其中的乞讨人员,极易引发安全事故。他认为,规范治理西街的摆摊设点及乞讨人员势在必行,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加强管理。

尴尬

多部门交叉管理 谁也不好管

泉州市救助管理站蓝站长表示,现行救助制度以“自愿受助、无偿救助”为原则,对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实施人性化的服务管理。“现在救助制度对职业乞丐没有强制力,我们只能劝导,没有执法权,很多职业乞丐不愿意到救助站。有些人多次被救助、教育之后,还是继续乞讨。只有到年底了,这些人员才会主动到救助站寻求帮助,让救助站为其购买回乡的车票。”

据蓝站长介绍,2016年救助站共救助受助人员6491人次,其中男性5912人次,女性579人次。其中就包含了许多的职业乞丐,以及恶意骗站、跑站、闹站的人员,救助站应对职业乞讨缺乏有效的执法手段和依据。蓝站长说,目前救助站对职业乞丐无计可施,需要公安、城管等多部门协调配合。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鲤城民政、公安和城管等部门曾多次组织联合行动,但因为没有持续有效的管理机制,职业乞丐聚集景区、车站乞讨的乱象并没有得到改观。

开元寺在鲤城公安分局开元派出所的辖区里,每个月的勤佛日,开元派出所都会组织警力维护现场秩序。该所吴所长表示,如果职业乞丐的行为没有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,他们就没办法对其采取措施。

市行政执法局鲤城执法大队一魏姓队员表示,“开元寺周边违规摆摊设点是我们管理的重点,但勤佛日当天的摊贩,随意性、流动性大,部分摊贩常不听劝阻违规占道经营,增大了管理的难度。”记者 苏凯芳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天津白癜风病因